王晓笛:后“太阳花时代”的台湾学运

来源:《团结报》

转载链接:http://epaper.tuanjiebao.com/html/2015-04/16/content_19710.htm

    3月31号,台湾当局赶在最后一刻,向大陆国台办递交了加入亚投行的意向书,在岛内引发新一轮的抗议。当晚以“黑色岛国青年阵线(黑岛青)”为主的一些学 生团体,聚集在“总统府”前抗议,提出“拒绝矮化主权”、“提出实质性评估”、“程序公开透明,凝聚社会共识”、“民意基础不足,停止政经整并”等四项口 号。学生一度冲击“总统府”,有多人被警方拘捕。

    而本意支持加入亚投行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态度逆转,批评“马政府”操作黑箱,程序失当,决定草率。民进党及其主席蔡英文重新玩起了杯葛“服贸”的手法。

    无论从行动发起者还是口号诉求来看,这场抗议加入亚投行的行动仍是“太阳花学运”的一次延续,只不过声势远不及一年前。一是社会进入“后太阳花”的疲惫 期,支持不了一场新的大规模抗议运动;二是在“太阳花”一年后,社会上多有反思的声音,也一定程度上促使人们采取更为谨慎的态度。

    此次事件表面上看,学生反对的是“马政府”加入亚投行的“强渡关山”的黑箱行为,但其动因却具有明显的左翼政治色彩。在当晚社团联合声明中,指出所谓“亚 投行是一种金融霸权工具,是IMF和世界银行等机构的翻版。对于台湾而言,不应该协助建立这样一种不平等的金融秩序”。其实早在一年前的“太阳花运动” 中,左翼诉求就已经出现。

    左翼政治诉求,是从“太阳花”后学生运动中的一种新政治现象,它包括对外的反全球化和自由主义、对内的反大财团和资本家。在台湾的政治结构当中,左翼力量 一直处在缺位状态。尽管在日据时期,台湾有过左翼运动的尝试,但在国民党退居台湾后,左翼运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被根绝,政治光谱上没有左派的一席之 地。

    在如此情况下,台湾开启了民主化,并且构建起了两党制,但这种两党制先天不足。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系吴玉山教授认为,台湾的两党不同于传统的西方两党 是左右对立,国民党和民进党同属于右派政党,他们之所以能够形成两党的区别基础在于代表的族群不同(本省和外省),而以族群为界限划分的政党制,这是相当 初级的。

    从政治完整性上讲,左翼回归是一种必然的现象。但对台湾而言,多了几分现实因素。从大环境来讲,全球化的深入,产生了一些全球性的危机,如贫富差距拉大、 失业严重、生育罢工……“占领华尔街”等各种街头运动,都是全球化危机中的具体表现。这些也是台湾面临的相同问题,工资22K的桥段道尽了台湾青年的无 奈,少子化与老龄化使台湾失去了动力,当代青年看不到一个光明的未来,普遍弥漫着失望的情绪。也难怪会有人说,台湾这一世代是“崩世代”。这些是左翼抬头 的社会原因。

    另一方面,台湾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还有两岸分治这样的特殊因素。随着两岸经贸关系的不断密切,台资外移速度加快,对台湾人的收入和就业带来一定的影响。 两岸交往的红利没有让中小企业和下层民众获得更多实质性好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同时两岸在“统独问题”上的剑拔弩张,又让台湾人如坐针毡,代表旧党国 体制的国民党和中共之间的快速接近,给台湾人带来政治上的警觉。

    上述各种原因,强化了台湾青年一辈中的“阶级”意识。对于一无所有的青年和学生而言,左翼的政治诉求充满诱惑力,从野草莓学运后,本来对政治无感的台湾青 年,开始社团化和组织化,“太阳花运动”中的重要团体“黑岛青”就是在这一时段成立的。左翼价值在社会运动中被迅速工具化,学生利用左翼价值发动马克思主 义理论家葛兰西所谓的“阵地战”,以对抗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霸权。

    可以确定的是,全球自由化会继续发展,两岸联结也会更加紧密,无论是国民党执政,还是民进党执政,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还是要继续下去。尽管这次“总统府” 抗议行动虽然最后草草收场,但也意味着,“后太阳花时代”,台湾的学生运动的普遍化和常态化趋势,尤其在事关经济自由化的议题上,阻力和反弹也会越来越频 繁地出现。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5-04-17 14:22:00         阅读次数: 3498

出版与发表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