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无限•情满丝路”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育学部联合暑期社会实践团队走访成都市知名创客空间

   在之前两天对四川师范大学科技园、天府软件园、蓉创咖啡等创业典范访问调查的基础之上,社会实践团队初步形成了对于当前在青年创新、创业领域中,政策支持的力度、方向与特点,以及创业者自身的意愿、规划等现实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与认识。截至7月23日,本次“创意无限·情满丝路”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在成都市的行程已经过半,社会实践团队于23日、24日继续走访了本次活动在成都调研对象的另外一个重要群体——“创客”。地点分别是位于西南交通大学创客空间以及成都创客坊,二者均为西南地区发展最为成熟的创客空间。

   实践团队成员经校方人员处了解到,西南交通大学创客空间设立于西南交大科技工业园,依托于西南交大工程训练中心的资源、校方的政策鼓励与场地支持、教师的积极指导,西南交大创客空间于2013年12月成立,旨在建设一个面向全校师生开放服务的公共创客空间,为全校师生提供创意实现平台。实践团队通过调查了解,“(西南交大)创客空间的建设和运行以开源文化理念为核心,鼓励创意、动手、乐趣,为全校教师和学生们的创意提供一个快速实现和协作的平台。师生们利用这个空间可以自由创作,提高协作能力、团队合作能力、创新能力,体验工程文化。”

创客空间所在的西南交大科技工业园

   在西南交通大学创客空间中,临时志愿负责人余晖同学向实践团队介绍并展示了工业中心提供的3D打印机、激光雕刻机、开源硬件模块、各种CNC设备、传统加工设备,以及定期举办的主题活动。

 

西南交大创客空间的余晖同学向实践团队成员介绍创客空间的发展状况

   在随后的深入交谈中,团队成员从余晖同学处了解到,西南交大创客空间的主要参与主体是在校大学生,由学生自主管理、运营,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讲座、培训、分享会等活动与日常的手工创作相对接,校方除提供场地支持外就不再过多干预,也并非如主流媒体所宣传的与政策所推动的创业紧密结合。余同学认为,高校创客空间从性质上来讲,是学生基于自身的专业与兴趣爱好,利用业余时间,将平时积累的灵感与创意通过动手实践转化为现实作品的一个平台。这些创作绝大多数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但也不排除个别学生投入的精力、时间较多,成果转化好,有些从空间走出去的作品已申请了专利并走入市场。因此,高校内的创客空间在资金上主要依靠外部支持,西南交大创客空间则由Intel公司每年为其提供大约10万元人民币左右的赞助,由指导教师统一管理,这一资金最初来源于该创客团队与Intel合作的一个项目,其后就一直保持了联系。

据余同学介绍,到目前为止,参与到创客空间创作与活动中的流动人员规模已达到千人级别,当前一场大型活动已可以吸引近300人参加。西南交通大学的创客空间同时还积极开展对外合作,曾经与著名NGO——保护国际共同承担一项环保项目开发。对于空间未来的发展规划,余同学则表示,创客空间位于西南交大的老校区,他希望在毕业之前能够在其他校区成立更多的创客空间。

创客空间中的3D打印机与模块组件

 

   7月24日下午2时许,社会实践团队来到了位于成都市武侯区西部智谷的成都创客坊,又被称为成都创客空间。在那里,实践团队一行八人受到了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

成都创客坊(又称成都创客空间),是西南地区最成熟的创客空间

   有了西南交大创客空间的调研基础和经验,本次交流顺利展开并迅速深入主题。创客坊的创始、资助人车夫(行业化名)是一名出生于1989年的自主创业青年,经营着以开源硬件为主要业务的企业,并以此来支持创客空间的发展与建设。在交谈中,车夫以一名资深创客兼成功创业者的身份向实践团队成员深入地介绍、讲解创客的相关理念以及创客空间的发展运营现状。他指出,创客空间按照所依托的实体组织可以分为社区型、高校型与产业园区型三种类别,西南交大创客空间就属于高校型、成都创客坊属于产业园区型、成都中海国际社区则属于社区型创客空间。三种类型的创客空间依托的实体组织不同,其发展特点与参与主体的结构构成也有所差异,高校型主要以学生为主体,相对脱离市场生产,资金、规模较小,而产业园与社区型创客空间则以社会人员为主,更接近社会现实需求,资金支持相对宽裕;但整体而言,创客空间自身是不具备创造财富的造血能力的,其建立、发展严重依赖外部的资金、设备供给支持,参与人员也完全是基于兴趣爱好、利用本职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从事创意创作,本身也不以盈利为直接目的。

成都创客坊创始、资助人——车夫

   车夫及创客坊的工作人员向团队成员指出,创客坊致力于将工作空间提供给对此感兴趣的人员来实施自己的项目,举办包括电子,嵌入式系统,编程和机器人等不同主题的研讨会和培训班。由于创客坊依托于车夫团队自己经营的开源硬件企业,因此在资金与设备模块的上游获取渠道方面能够得到较大的支持。据车夫透露,企业每年为创客坊提供的资金支持达到30至40万元人民币的规模,并且每个周六会定期举办活动。

   关于创客与创业的关系这一问题,车夫向调研团队透露的一组数据,在同样的创业环境中,普通社会创业者(包括青年大学生)的创业成功率(一般指创业企业的存活率)约为6%~7%,而来自创客群体的创业者的成功率可以达到40%以上,是普通创业者的6~7倍左右。但是,车夫本人却并不认为创客空间的发展、繁荣应该与创业市场直接挂钩,甚至成为为创业服务的平台,尽管在根本上不排斥这种可能,这一点与西南交大创客空间的余同学的态度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契合。对于车夫而言,创客空间所应该发挥的真正作用,在于培养万众创新意识,成为民间群众在放松娱乐中提高自由生活的品质,至于深圳、成都等地区所大力支持推广的创业园区则是为了满足区域经济的产业结构转型的宏观需求,并不具备普遍适用性。

台钻设备与工具墙

   尽管如此,对于创客空间的发展前景,车夫仍然保持乐观的态度。他认为,即使在政府推动经济改革的措施可能与创客空间创建的初衷存在着偏差或矛盾,但是无论怎样,创客空间要想可持续性地存在下去,就必须在团队建设和社会资源,以及社会现实需求对接方面不断地发展和完善。车夫预测在未来5~10年间,国内的高校间将逐步地发展起自己的创客空间;而长期的趋势则是创客空间将更多地依托有创新精神与社会责任的企业,并最终走进社区、走进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

车夫为调研团队展示3D打印机与特斯拉线圈

 

 

 

华东师范大学

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

2015年7月25日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5-07-30 09:56:00         阅读次数: 2860

学习与生活 Life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