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笛:台湾缘何对大陆抗战纪念歇斯底里

来源:观察者

转载链接:http://www.guancha.cn/wangxiaodi/2015_09_06_333110.shtml

王晓笛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研究生

 

【近日,国民党前主席连战赴大陆出席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此事在台湾引起了巨大反响和激烈争论。据《中时电子报》报道,5日上午,民众 发现矗立在台南市立图书馆旁的连战祖父连横的铜像脸部遭喷上红漆。连战在出席阅兵仪式结束回台后,举行庆祝他80大寿及与夫人连方瑀的50周年金婚,但蓝 营重要人物却未现身宴会。对此,有外部传言国民党党中央要求党员不得参加。国民党在抗战立场上的游移不定,畏首畏尾,恰恰反应了国民党在抗战态度上的不自 信,而这样的不自信,是正在发生的“中华民国”的虚化,以及国民党空心化的副产品。】

连战祖父连横铜像脸部遭泼漆

   对中华民族而言,七十周年阅兵纪念,是对那段神圣卫国战争的最好缅怀。然而,在海峡对岸的“中华民国”,抗战正渐渐成为政治话语斗争的角斗场。当连战夫妇 以及两百多位台湾人士出席阅兵典礼时,台湾岛内的声讨和叫骂此起彼伏。绿营和民进党的否定和冷漠自不必说,蔡英文对李登辉的媚日包容,并不意味她也会对连 战暗送秋波。但国民党的反应激烈,则让许多大陆人士困惑不解。当中国大陆逐渐抛弃意识形态对立,中性对待国民党抗战贡献时,国民党依旧延续“贼匪”的视 角,对大陆的行为嗤之以鼻。

   然而这个一再强调做出抗日唯一贡献的政党,在七十年周年的表现却和它宣称的样子相差甚远。纪念活动从台北搬湖口,从“阅兵”变战力展示,战斗机上的抗日涂装被擦去,甚至对“首都”市长的我行我素无可奈何。

   国民党在抗战立场上的游移不定,畏首畏尾,恰恰反应了国民党在抗战态度上的不自信,而这样的不自信,是正在发生的“中华民国”的虚化,以及国民党空心化的副产品。

   “中华民国”的虚化,体现在:一,去中国化;二,符号化。从外部因素而言,“中华民国”的虚化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1971年,“中华民国”被驱逐出联合 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了对中国的解释权,“中华民国”的中国意涵出现了动摇。然而真正削弱“中华民国”的,却是党外势力,特别是民主化以后以台独为诉求 的绿营。

   众所周知的是,“中华民国”和国民党是一组捆绑的结构。国民党创建了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为国民党带来了政治资本。党与国之间盘根错节,至少在民主化之前, 二者还是近乎一体的事物。因不满国民党独裁专制的党外人士,通过社会运动不断挑战国民党的权威,也间接冲击了“中华民国”体制。民主化之后,党外内的台独 势力迅速做大,并逐渐形成了一个以台独为纲的最大反对党——民进党。对民进党和绿营,甚至是他们的“皇民朋友”而言,有中国内涵的“中华民国”违背民进党 的教义,依靠“中华民国”的国民党,是选举中的最大敌手,“中华民国”,必除之而后快。但“皮将不存,毛将焉附”,对“中华民国”任何的触动与颠覆,都会 激起国民党的强烈反弹,国民党终究还是第一大党,无论从政治经验和政治资源上看,相对民进党占优。于是民进党和绿营开始进行了隐性的削弱“中华民国”的工 作,也就是通过温和地手段,虚化“中华民国”原本的意义。

   上个世纪末,李登辉的“冻省”让台湾省级虚化,尽管台湾省政府还存在南投(岛内唯一不通海的地方),但普通人只知有县市,不知有行省(更不知道有福建 省)。而今,绿营将虚化扩大到了“国家”。以教科书为例,经过多次的课纲修改与微调,台湾历史已基本和中国历史分离,这就是所谓的“去中国化”。在“去中 国化”的同时,为了安抚国民党的情绪,又要保留对“中华民国”的叙述。笔者在台湾期间,留意过一本小学教科书的课文,课文这样描写台湾:“台湾是我们的国 家,她的国号是中华民国,首都是台北……”乍看之下似乎在将台湾与“中华民国”做嫁接,然而字里行间,其实正剥离“中华民国”的实体内涵,而向“国号”这 样一个符号方向引导。

   经过多年的运作,“中华民国”的原本内涵已经基本被挖空掏尽。大陆民众所了解的反课纲运动仅仅只是绿营成就的一个部分。当下部分台湾青年不懂或对“国歌”一知半解,对这个国家政权也充满质疑与敌意。

   “中华民国”的虚化,不可避免地对相生相伴的国民党造成冲击。其表现就是缺乏信仰,组织涣散,也就是某种程度的空心化。面对咄咄逼人的民进党,和民主化后 选举的压力,失了主心骨的国民党,在原则问题上左摇右摆,一会固执坚持,一会忍让妥协,但更多是向后者发展。空心化的国民党,自然而然走向本土化,而这个 趋势,至少现在来看不可逆转。国民党虽仍贵为第一大党,但在基层党员中有多少影响力已不可知,不断出现的退党和分裂,像噩梦一样困扰着国民党。从以上意义 而言,洪秀柱的出现是国民党的回光返照,但拯救国民党的希望其实十分渺茫。

   话题回到抗战。和大陆单纯宣传全民族抗战不同的是,国民党的抗战纪念,还有台湾光复的意义。抛开皇民不谈,对台湾人而言,“中华民国”无论是祖国的解放 者,还是新的殖民者,客观上结束了日本的统治,为台湾带来了新生的机会,这是“中华民国”可以存在于台湾的合法性基础之一。与“中华民国”骨肉相连的国民 党,自然不会错过任何颂扬的机会,通过不断地强调与造势,以挽救“中华民国”在大众心中的颓势。在“国体”虚化,政党“空心”的背景下,国民党在面对民进 党的攻势和台湾的绿化时,已然力不从心,如果再被来自对岸的力量打击,那么离“亡党亡国”的日子也就不远。更何况,相对应付民进党,和中共打嘴仗的成本更 低,使得国民党在台湾民众心中不是“亲中卖台”的形象,也让大陆了解到国民党依然坚持中国史观,所以,国民党必须“歇斯底里”下去,尽管这只关乎策略,而 非信仰。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5-09-11 15:21:00         阅读次数: 2702

出版与发表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