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观新闻:回眸台湾2017③|岛内政争不止:只有搞“台独”自由,没有讲“统一”自由?

来源:上观新闻

转载链接:

https://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75699&from=singlemessage

  现在来看,岛内多年积累的社会矛盾与民生问题,不论蓝绿哪个政党执政,四年或八年都是难解、无解。 

  一个“茫”当选台湾2017年度代表字,显示岛内民众对政治社会生态的迷茫。有人说,这是台湾转型中的必然过程,也有人说这是长期状态。 

  该如何看待2017年台湾的政局?记者专访了上海市政府台办原副巡视员、华师大两岸交流与区域发展研究所所长仇长根。

  岛内政争不止 

  上观新闻:怎么看待2017年台湾政局? 

  仇长根:2017年台湾岛内政争不止。为了打击中国国民党,民进党依仗执政优势,在“立法”机构强行通过《不当党产处理条例》与《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藉此清算国民党的“党产”,包括房屋、车辆、土地,以及冻结银行账款。 

  为了削弱国民党在台的行政权力,民进党当局从行政机构“大换血”开始,逐步将绿营人士安排进公营企业、公股银行担任董事长等要职,甚至还把手伸进“邮政协会、电信协会、妇联会”等团体。此外,为了斩断国民党在基层的“手脚”,当局还将“修法”将“直辖市”区长、农田水利会长和全台乡镇市长从“直选”改为“官派”。 

  与此同时,民进党当局在分配8800亿新台币的“前瞻基建计划”时有意“肥绿瘦蓝”,压缩蓝营地方执政县市的财源。 

  上观新闻:政争并不止于国民党与民进党之间。 

  仇长根:在台湾,只有搞“台独”的自由,没有讲“统一”的自由。民进党当局施行“绿色恐怖”,整肃异已,以所谓的“国安法”打击统派政党和人士。 

  我们也要看到,随着2018年岛内地方选举的日益临近,民进党内的派系权争也浮出台面,利益分赃,吃相难看。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系”开始“逼宫”,挑战蔡英文的权力。 

  上观新闻:政争不止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仇长根:台湾政党恶斗持续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政党利益集团与财团利益相结合,即政党的生存与维持政权,需要财团支持而寻找“金钱”。财团的生存与发展,需要政权支持而寻找“靠山”。所谓“民主政争”已被政党政客所扭曲,选举被政党“绑架”操纵。 

  上观新闻:在民进党一党独大的2017年,其他政治力量有活路吗? 

  仇长根:应该看到,虽然国民党2017年遭遇惨重打击,但政党政治趋势及规律证明,短时间内国民党不会退出政治舞台。未来政治走向不会有绝对的“钟摆”或“骨牌”效应,一切由社会经济与政治环境综合决定。 

  与此同时,第三势力小党仍能生存但总体难成气候。目前台湾存在着让小党生存的社会土壤和政治空间,300多个小党遍布岛内各地区,社会各领域。小党与国、民两党既有合作,也有斗争。而两大党也不敢轻忽小党,甚至策略性地拉拢、利用小党。 

  社会焦虑不安 

  上观新闻:2017年台湾社会呈现何种形式? 

  仇长根:台湾社会总体呈现“焦虑不安”。一方面,民众愈发不满民进党当局的执政傲慢,而在2016年选举时,蔡英文曾宣示民进党执政会“谦卑、谦卑、再谦卑”。另一方面,选民对民进党选前的承诺“跳票”感到失望,选前民进党曾提出“点亮台湾”“减少工时、增加薪资”等六大承诺,结果与现实情况反差很大。

  民进党全面执政大权在握,但执政一年多来频频出现状况,不少台湾民众由此怀疑、质疑蔡英文及民进党执政能力。 

  上观新闻:问题具体出现在哪些方面? 

  仇长根:最明显的还是台湾“闷经济”的老样子。在两岸关系僵持的当下,内资、外资对台投入信心不足,产业外移,人才外流,缺电缺水,“新南向政策”充满政治算计。2017年,台湾的经济增长不到3%,在亚洲“四小龙”中居于末席。 

  经济不佳导致民生没能得到改善。在高物价、高消费情况下,全台湾月薪在3万新台币的约300万人,失业人口约43万,其中19至25岁青年失业率高达12%以上。 

  这一年来,民进党推进不少改革,但被指是图利财团,影响中下层阶级、弱势群体民众利益。他们推动的“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前膽计划”,只为官商着想,大砍“军公教”和劳工福利。此外,由于民进党坚持“台独”党纲,在文化、教育等领域推行去“去中国化”,引发蓝绿民众对立。 

  上观新闻:这些社会问题有解吗? 

  仇长根:现在来看,岛内多年积累的社会矛盾与民生问题,不论蓝绿哪个政党执政,四年或八年都是难解、无解。民意如流水,求新思变,最终选民要生存,要“钱袋子”鼓起来,要过上好日子,定会有新的选择。 

  未来政局乱象成常态 

  上观新闻:未来台湾政局将如何发展? 

  仇长根:总的来看,台湾政局乱象将成常态。表面上看与政制有关,四年一次的选举,蓝绿政治斗争“白热化”,而且未来的选举,还要与新版“公投”捆绑,必然会炒作两岸议题。从根本上看,政党打着“民主政治”的旗号,实行“民粹主义”,操纵“抹红抹黑”“亲台卖台” 及“统、独”等议题。 

  2018年,蔡英文将以“内政为先”,继续采取“维持现状” 的态度。至于两岸关系,走一步看一步,能解决一些最好,不能解决就拖着、撑着,所谓“维持现状”仍是策略。因为在民进党看来,稳住其执政地位、保持2018年地方执政优势最重要,更为了2020年民进党“连续执政”,还会克制、放软身段,去做些所谓“善意”之事。 

  而在民进党内部,党内实力最大且根深蒂固的“新潮流系”,对蔡英文能否稳住局面影响不小,并带来诸多挑战。但蔡英文最大的优势在于,党内各路派系为了共同的政治利益和目标,尚能一致对外。 

  上观新闻: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党的政争会如何发展? 

  仇长根:国、民两党的权力斗争仍将是台湾政争焦点。2018年岛内地方政权选举,民进党目标是守住既有的13个县市长位置或取得更好成绩,但选举大环境是,社会矛盾突出,经济发展乏力,改革得罪选民,不利于民进党。国民党希望夺回失去的地方政权,为2020年重返执政铺垫,但党内上下团结是最大困难。 

  在我看来,国民党两岸政策将逐步向“本土化”靠拢。原本“偏安化”的国民党两岸政策将更趋于小心谨慎,难有大动作、大作为。党内“不想碰触两岸议题”占主流,多数靠向“本土化”,甚至有少数既得利益的政客,向绿营靠拢。

  对于国民党而言,重新执政是头等政治任务。而两岸政策大体上只能“马规吴随”,认为这样才能守住“基本铁票”和多争取些“本土票”。“反独”口号会喊,但只是满足部分深蓝。 

  上观新闻:那两岸关系发展呢? 

仇长根:两岸僵局难解但大体能维持台海稳定。脆弱的两岸关系面临新变局,其“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决定两岸关系的反复与波折在所难免。 

  在未来,两岸关系与台湾政局的关联性越来越紧密,各方何如互动运作越来越重要。如今民进党执政,两岸无政治基础,也无法政治互动,更谈不上政治互信。但是,两岸关系僵局对台湾来讲无任何益处,时间在大陆一边,大陆有足够的信心、能力和坚定的决心、意志解决台湾问题。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 2018-05-13 10:35:00         阅读次数: 1911

媒体报道 Media更多...